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详细内容

于永茂一语破的:山水画好的笔墨情趣就像“啃羊蹄”

发表时间:2019-09-25 15:17

编者按

  日前,中国山水画研究院副院长于永茂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山水画的笔墨不是像吃红烧肉一样,大块吃肉,解一时之馋,而是好的笔墨更像是啃羊蹄儿一样,细细品味,越啃越香!羊蹄儿有骨有筋,有肉有髓,好的笔墨也要“有骨有筋,有肉有髓”,要经得起“啃”,耐着住“嚼”,能够越“啃”越有“味”,这才是上乘的笔墨意趣,才是真正好的中国山水画!


于永茂采访.jpg

关于中国山水画的笔墨意趣问题,我个人认为:中国山水画的笔墨不是像吃红烧肉一样,大块吃肉,解一时之馋,而是好的笔墨更像是啃羊蹄儿一样,细细品味,越啃越香!羊蹄儿有骨有筋,有肉有髓,好的笔墨也要“有骨有筋,有肉有髓”,要经得起“啃”,耐着住“嚼”,能够越“啃”越有“味”,这才是上乘的笔墨意趣,才是真正好的中国山水画!


中国山水画是世界美术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以其千姿百态的笔墨结构、丰富的文化内涵、深远的意境,历经千余年而不衰!其中的“笔墨”又是山水画的灵魂之所在,画家的审美理念,所感所观,传情达意都在其笔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山水画的创作中需要我们画家对大自然进行高度集中的概括,抓住描绘对象的节奏与韵律,,这样才能创造出比现实更富有诗意、更理想的艺术境界!中国山水画是以笔和墨表现为主的,掌握笔和墨的节奏与韵律需要注入绘画者对客观对象精神实质的深刻认识及对当代生活强烈真挚的情感!


我桌子上什么材质的纸都有,尺寸不一,基本是随手拿来就用,在拿起毛笔的那一刻也不知道是要画山水,或者是写字,我享受这种空空如也的状态,心中无杂念,周遭无杂事,脑子里面是空的,但决不是虚无,当一幅画面情景已经饱满,像露珠一样垂垂欲滴,那也就是我要动笔的时候……


一切唯心造,作画之前进入真空无我的状态,去掉成败心,去掉名利心,去掉取悦别人的心,内心就像面前的宣纸一样纯净,甚至连一个念头都没有……我也正是在这种“空”的状态下完成一幅又一幅的艺术作品,这也是我创作时的心境!我想,如果把这种心境与“羊蹄儿”挂钩来说事儿的话,那就是,画家创作时的心境如羊蹄儿的最初原味,好心态、好的创作态度才能用上心,掌握好火候儿给羊蹄儿煨汤入味儿……


中国山水画的笔墨形态富于东方哲学意趣,充分体现了以“儒、释、道”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的内涵。中国画尤其是中国山水画十分强调笔墨,笔墨之事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绘画意境的营造与画面气韵的生发,作为构成山水画形式美和表现山水精神之美的最主要因素,笔墨既是造型手段和符号,同时又具有独立的笔墨精神!当中国山水画的笔墨形态从绘画层面上的形与技的表达,上升到画家心与性的表现,它就涵蓄了丰富的传统文化的意蕴,画面上笔墨形态所呈现的虚与实,方与圆,巧与拙,苍与嫩,刚与柔,阴与阳,浓与淡,奇与正,藏与露,开与合,繁与简,疏与密,生与熟……这些每一个相对的审美范畴的对立统一,有道的玄妙,有“释”的圆融,也有儒家的中和,无不充满了东方哲学的意趣。天下莫柔于水,而攻坚者莫之能胜,对于笔墨形态的方与圆,释家本为圆融之道,圆融圆通,它是一种超越了一切对立和矛盾的方式来审视宇宙世界的特别心态,一种禅悦心态。对于笔墨形态的繁与简,疏与密,浓与淡,道家讲清虚,释家讲万法皆空,都主张删繁就简,去蔽澄明;而儒家则以入世的胸怀追求“充实之谓美”,“不纯不粹不足以为美”,而中国山水画笔墨形态的开与合,藏与露,奇与正则是儒家中和文化最好的诠释!言简意赅,以上可谓是我所认知的中国山水画笔墨的形态与意趣,再拿“羊蹄儿”来比喻的话,那便是中国山水画笔墨的形态与意趣即是“羊蹄儿的皮肉与筋”!


我记得读过清代新安派大家查士标的一段话:“笔墨非人间蹊径,乃天劈大文章也”。以此看来山水绘画的笔墨形态必定含有造化之妙,大道之机!比如米氏山水的笔墨形态“墨妙天下”、“意超物表”,具体来讲,就是运用水墨写意点染之法,表现江南“云雾显晦,峰岚润泽”的景象,描绘云山树木,其水墨渲淡,唐代王洽之泼墨,参以破墨,积墨,焦墨,并与水墨横点交搭互用,混沦一气,融厚有味,同时又擅长以自然流畅如“写”的淡笔勾勒细云,呈现出两个极致的审美对比,物象的极致简化反而更加突出强化了抒情写意的美学效果,因此形成了画面温雅静穆的情调,淡泊萧散的个性,平淡天真的境界!再比如元代的黄公望,他的《富春山居图》有“绘画中的《兰亭序》”之美誉,就主要是从其绘画笔墨形态而言的,在这幅山水长卷中,黄公望的“画法柔软,松放秀嫩”,画面上以用笔为主导,书法性的笔线极其富有灵动性和节奏性,非常擅于运用长线条画山峦坡陀,渴笔笔尖斜拖,侧中寓正,中侧锋交相互用,虽一笔之中既寓于干湿浓淡的变化,笔迹迤俪自然,朴散疏松之中又见遒劲,蜿蜒起伏的坡陀秋陵随笔生趣,天机活泼,而达到了一种笔法的高度表现!可以说,正是这样的笔墨形态成为营构《富春山居图》空灵、淡泊、萧散的山水境界的最主要的因素之一!那么,这样的山水画笔墨营造出来的,我们称之为“境界”!画家要达到这种境界,必须要强化自己的笔墨语言及表达方式,才能带给人们心灵的震撼和感动,这好比“羊蹄儿的骨与髓”,一幅好的山水画必是能摄骨入髓,沁入心扉的!


在这样一个艺术“共享天下”的局面中,我们要能做到审时度势而能处高望远,诚如南怀谨先生所说:知道变,而能应变,那还属下品境界;上品境界,能在变之先而求先变!我认为南怀瑾先生深谙“高手过招拼境界”的哲理性,于是宁可放弃一部分施展空间,精神上再度回归“笔墨家园”,敢于直面打破笔法的“旧世界”建立一个“新秩序”的挑战!我们的画家朋友不可勉强地将用笔泛化为轮廓线,将用墨泛化为明暗调子,要重视书法与画法的有机联系,须深知所画作品的笔墨意义必然大于形象意义的道理,探索耐人寻味的笔情墨意和绘画元素的内在之美!我们在构思作品时,想像从不囿于固定的模式,这个能力缘于人懂得“境界包罗万象,但不被万象包罗”这个至理,要凸显当代中国画家的良知,超越于陈腐与造作,摈弃平庸与短见,直入现代审美转换期的深处,创作出有较强当代画语的艺术佳作,如此,才不负我们选择了画画这条寂寞的道路……     


于永茂作品1.jpg


于永茂作品3.jpg


于永茂作品4.jpg


于永茂作品5.jpg


于永茂作品2.jpg


分享到: